自闭症儿童新隐忧:资金匮乏致普通学校难配备

来源:澳门银河注册 发布于 2019-08-10  浏览 次  

  自闭症也称为孤独症,是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种,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

  《残疾人教育条例》规定,招收残疾学生的普通学校应当安排专门从事残疾人教育的教师或者经验丰富的教师承担随班就读或者特殊教育班级的教育教学工作

  特教老师缺乏的现状在短期内难以解决。除了加强特教方面的师资建设外,更为紧迫的是让所有的普通老师都能掌握一些特教的知识和技能,可在师范院校里增设特教相关课程、对在职教师培训时增设相关培训内容

  对于一个6岁的普通孩子,如果你给他一个苹果,然后再给他一个苹果,他知道手里是两个苹果,用数学语言告诉他“1+1=2”,他也能理解。

  但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郭凤发现,她的女儿果果却不能理解用抽象的数学语言表述“1+1=2”,因为果果是一名自闭症儿童。

  郭凤决定让今年满6岁的果果推迟一年上小学,“我去她的划片学校打听了一下,学校没有为自闭症儿童配备专门的特教老师,果果去上学也没有太大意义”。

  《残疾人教育条例》规定,招收残疾学生的普通学校应当安排专门从事残疾人教育的教师或者经验丰富的教师承担随班就读或者特殊教育班级的教育教学工作。

  划片学校没有特教

  儿童延迟一年入学

  郭凤和丈夫毕业于知名大学,且都是硕士毕业,丈夫在机关工作,她在事业单位工作,两人在北京四环附近买了房子。

  2012年下半年,他们迎来了可爱的女儿。在郭凤看来,自己的生活一帆风顺。波折突然出现在女儿4岁半时。

  7月15日,在北京市地铁6号线某站的站台上,郭凤向《法制日报》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她给女儿报了一个舞蹈班,一节课半小时。一开始,女儿还能静静地听老师讲解和示范,大约20分钟之后,女儿站起身开始在教室里到处跑,老师怎么提醒也不管用。

  第一节舞蹈课就这样匆匆结束,郭凤不停地向老师道歉。

  郭凤还发现,女儿上英语课也是如此,“她跟小朋友一起学东西的时候,只能集中一会儿精力,差不多20分钟后就开始不专心”。

  郭凤在网络上搜索相关信息后意识到,女儿可能是自闭症儿童。经过专门医院的诊断,她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公开资料显示,自闭症也称为孤独症,是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种,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部分儿童在一般性智力落后的背景下,某方面具有较好的能力。

  郭凤和丈夫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联系到北京市一家专业机构为女儿矫治。

  据郭凤介绍,女儿的症状并不是很严重,经过矫治之后已经可以到普通学校接受教育,她只是对学习不够专心,对外界刺激不敏感,需要进行个别化教育。

  今年5月,郭凤联系女儿所在片区的学校打听自闭症孩子的入学情况。对方告诉她,学校可以接收自闭症儿童,但目前学校没有配备足够的专门特教老师。

  在郭凤看来,如果学校没有专门特教老师陪伴孩子读书,女儿就无法独立完成课堂学习。她做不到静静听讲,也不能完全理解老师讲的是什么。

  郭凤举例说,对于一个普通孩子,你给他一个苹果,然后再给他一个苹果,用数学语言告诉他“1+1=2”,他能理解,但对于果果这样的孩子来说,她无法理解抽象的“1+1=2”。

  郭凤因此决定让果果推迟一年上小学,“果果去上学也没有太大意义”。

  老师若未特教培训

  难以应对特殊儿童

  郭凤的担忧并非多余,另一名自闭症儿童月月就因为没有陪读老师而最终办理了休学手续。

  月月今年秋季开学上小学六年级,学籍仍在北京,二年级下学期办理了休学手续,从三年级开始在老家上学。

  月月的妈妈柳雨告诉记者,2014年秋季,月月上小学。根据北京市的政策,柳雨的房子对应一所还不错的小学。经过报名、审核、面试之后,柳雨收到了入学通知书。一切看起来很顺利,她没有把儿子有轻微自闭症的情况告诉老师。

  整个一年级,老师的反馈是,月月上课认真听讲,积极回答问题,唯一的不足是,上课自己啃手指、摸耳朵。

  一转眼,月月升入二年级,柳雨感觉老师明显严厉了很多。果然,老师告诉她,经过一年上学,月月还是有啃手指、摸耳朵的“坏习惯”,希望家长督促着改正;此外,课间休息时,月月和同学玩耍时,直接上去拥抱。

  此时,柳雨才把月月有自闭症的情况告诉老师,但月月所在的学校并无针对自闭症儿童的专门特教老师,班级老师也没有接受过特教培训。

  随后事情变得越发不可收拾。柳雨发现,老师的严管和家长的督促不但没有让月月改变“坏习惯”,反而使月月失去了上学的兴趣。